大连仙浴湾惊现高腐男尸 牵出一桩离奇凶案(图)
发布日期:2019-08-27 09:1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美丽的大连仙浴湾,妻子王玉凤和丈夫周军曾聊起当年在陕西宁陕老家谈情说爱的日子,王玉凤嘴里叫着大军,回忆着周军给自己唱过的陕西情歌。周军也陶醉在回忆中,说觉得还是那时好。此时的周军不知道自己已经服下了妻子准备的安眠药,他在被准女婿打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时,嘴里还玉凤啊,玉凤啊地叫着

  2008年5月16日,在瓦房店仙浴湾海边堤坝下发现一具已高度腐败的男尸。在案发时间长、缺少线索的情况下,瓦房店市刑警在瓦房店、大连市内、陕西等地展开深入细致的调查,终于破获了这起有预谋的离奇杀人案。

  原来,陕西宁陕县的王玉凤和丈夫周军感情破裂,又因分财产而闹僵。王来到大连后,听说周占了自己的房子,还造谣污蔑自己,于是诱周来连。在仙浴湾情人岛,周吃了掺了安眠药的饼干、喝了掺了安眠药的矿泉水,在爱人的挑唆下和继女的男友摔跤,被继女、准女婿用石头砸死。

  2008年6月4日,王玉凤及女儿、女儿男友3人从陕西被押解回瓦房店。至此,一起外地人在瓦房店杀人的疑难案件成功告破。

  2008年5月16日9点多,大连某公司员工郭大山、韩青林开货车到仙浴湾情人岛工地拉酸菜。闲着没事时,两人开始在海边溜达,看能不能捡点海货。在坝西面的石堆旁,一条露出的人腿把郭大山吓得够呛。围绕石堆左看右看,认定石堆里是具男尸且已腐败,韩青林拿起电线。

  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死者后脑勺被人砸得稀烂,排除自杀可能。而死亡时间大约是两个月之前,属多人作案。

  与此同时,侦查员从尸体衣兜里发现一张标有周军字样的陕西安康市联通电线元缴费单。警方推断,死者有可能是陕西人,也有可能是陕西人作案。随后警方成立多个小组开展工作,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吕政军与侦查员郑唤春立即跟陕西警方取得联系,请求协查。而陕西警方回线打过电话,声称妻子上网聊天,认识一个大连网友,趁他打工不在家私奔了。但报案人没有留下自己和妻子的姓名。为证实死者身份,吕政军和郑唤春坐上了去陕西的飞机,于是,一段离奇的案情就此浮出水面。

  时间回转到2004年,吃过婚姻苦头的周军迎来了爱情的第二个春天,和一个叫王玉凤的离婚女人好上了。

  谁都知道中年结合不易,何况周军、王玉凤都有子女。但这些问题都被周军、王玉凤化整为零一一克服了。王玉凤女儿王兰说,妈妈和继父结婚头两年过得不错,但突然有一天,51岁的周军和48岁的王玉凤开始针尖对麦芒地互掐,当年的山盟海誓变得荡然无存。

  王玉凤和周军打得很厉害,之后王要求离婚。提到分手,自然得提分财产。周军的意思是,2005年你花言巧语地让我卖房子,说钱放到一起用来扩大店铺。我把房款全交给你,结果卖房不到一年,你就说钱花光了,现在还想踹我。

  给钱,王玉凤自然不肯。周军又说,两个店铺我出过力,流过汗,财产有我一半。而王的态度更坚决:店是我的,针头线脑你休想拿走半点。 话没谈拢,两人接着又打。

  2006年,周军卷起铺盖,重新过起了光棍生活。由于周军心中想着他那份财产,隔三岔五去找王玉凤,把王玉凤找烦了,看到周军在街上烤香肠,凌空一脚将炉子踢得翻了个个儿,又举手打了周军两耳光,骂道:别在宁陕给我丢人现眼!

  2007年12月底,周军打工回来,围绕宁陕县城开始寻找王玉凤要求分财产,却发现王已不辞而别。周军报复心理开始反弹,想这回我也埋汰埋汰你。周军造谣说王玉凤越老越不正经,跟她女儿王兰的前男友扯上了,说得有鼻子有眼。谣言经过人们加工,传得没边儿,而周军看到人们纷纷站到他的一边,心中怒火腾地一下蹿得老高,怒气冲冲找到王兰要钥匙,说要回家住。王兰不给钥匙,周军就直接破窗而入,住回了原来的家。

  按理说,依王玉凤的暴脾气是不能让周军这么任意妄为的,但王有自己要忙的事,那就是——网恋。

  自从和周军闹掰后,王玉凤白天在店里忙,到晚上便开始浮想联翩。她觉得跟周军生活这几年要质量没质量,要情趣没情趣,太亏,于是与时俱进地上起网来。鼠标轻轻一点,王玉凤立刻感受到了网上世界的无穷魅力。很快,王玉凤认识了一个特别能逗趣的网友——寂寞火山,很快擦出火花。寂寞火山名叫杨华,有个儿子,虽然没离婚但爱情归零了。他说在大连开了两个门市,一个月能挣五六万。杨华的一通神侃把王玉凤侃蒙了,她想,将来我和他生活在一起,凭我俩的脑瓜,几天就能把钱挣爆。

  王玉凤向杨华诉了一番苦,让杨华来宁陕,在她家住了10多天,最后还和杨华一起奔赴大连。

  周军打工回宁陕后知道了这件事,除了一通骂还挂了110,想通过公安机关夺回妻子。正当周军焦急失望之际,一通来自大连的电线日,周军突然接到王玉凤的电话,说她在大连瓦房店做生意,一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希望周过来帮忙。周起初很生气,说坚决不去,但王一再坚持,周觉得对方有心复合,便一口答应下来。周认为,王估计折腾累了,走南闯北一比较,还是他好,所以后悔了。但周军的哥哥却不这么认为。王来电话时,周军的哥哥恰好跟他在一起,看到弟弟高兴得手舞足蹈,他说:王玉凤来无影去无踪,一下子跑到瓦房店,我担心她没安好心。你到大连可得长个心眼,别傻乎乎地啥套都钻。 周军想了想说:哥,这次我就当赴鸿门宴了,走后一星期没消息你就报警。

  后来的事实证明,周军哥哥的想法并不多余,王玉凤在大连早已设好埋伏圈,只等周军入瓮。

  在大连,王玉凤的生活并没想象中那么美好,假夫妻的关系只持续到2008年3月。自从跟杨华到大连后,大海也看了,海鲜也吃了,还到杨华老家仙浴湾见了婆婆,之后回到甘井子,王便以妻子身份开始帮杨打点门市。可好景不长,热恋劲过后,伙食下降了,新鲜感也没了,王看明白了,杨这个老板当的,要钱没钱,安徽地图中最大的城市和最小的城市是哪两个,要物没物,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别指望沾他光。加上杨脾气不好,耍起酒疯来可不惯毛病,举手就打王一顿,让王有苦说不出。

  有一次,王玉凤被车碰伤,王兰和男友张强来大连看她,提起了周军的事。王兰说她有家不能回,整天和张强住在店里,被邻居笑话。王玉凤一听这话气得七窍生烟,她对女儿说:把周军骗到大连干掉算了。

  听到这话,张强有些犹豫。王玉凤就说:你不是追我女儿两年了吗?你帮我干掉周军,我就同意你俩结婚。 张强明白王玉凤的意思,王家有财产,王兰又漂亮,关键时刻不替她们出点血,别说追2年,就是追20年也白搭。张强权衡一下利弊,认为铤而走险挺值,就当即表了态:姨,我听你的。

  王玉凤十分高兴,她告诉张强和王兰要把握好时机,争取在烟台到大连的船上将周军干掉,之后把他扔到海里喂鱼。

  按事先计划,王玉凤给周军打电话,让他来大连帮忙打理生意,王兰也积极配合母亲给周军打电话,要和张强陪周军一起去大连。其实,周军心里特烦张强,觉得他配不上女儿。

  周军、张强、王兰坐火车到了烟台,然后换乘轮船往大连方向赶。一路上周军心气很高,看看眼前这俩愣头青,不知深浅开始数落开了。他跟张强说:你看你,要才没才,要貌没貌,野心倒不小,如今打上兰兰的主意了。小张,不是叔小瞧你,就你这体格,给你100斤东西你能扛得动?不信,到大连咱爷俩找个地方单挑,你要把我摔倒,我就同意兰兰嫁给你。

  周军这顿损,损得张强一点脾气没有,还给周军泡了一碗方便面,说:叔,你吃。顺手把10片安眠药下到了方便面里。可由于当晚周军讲得太兴奋,既没倦意也没食欲,方便面一点没碰。下船后,王兰只好给王玉凤发短信,告诉她在船上没得手。王玉凤告诉女儿,让她和小张领周军坐车到瓦房店,自己则会在下午三点赶到。

  此前,王玉凤被杨华带着去过几次情人岛,觉得那偏僻,这个季节几乎见不到人,做点手脚没人晓得。正好赶上杨华耍酒疯,王玉凤就将杨华药瓶中的安眠药倒出二十几片,急匆匆打辆出租车赶到大连火车站,然后坐车到了瓦房店。

  王玉凤见到周军,就提出要带他们去仙浴湾看看。周军刚到大连,本想王玉凤能请他吃顿海鲜,叙叙旧,所以老大不愿意,说自己先出去买点东西吃。周军走在前头,王玉凤假装在后头跟着,偷偷递给张强一个小瓶,小声说:这是安眠药,你把它碾碎。 张强拿起周军放在桌上的手机把安眠药碾成末,等王玉凤跟周军买东西回来,几个人便向仙浴湾进发。

  上车前,王玉凤和周军去小卖店买水,张强趁机将药末塞到王玉凤手中,王将部分药末撒在夹心饼干里。车上,王玉凤、王兰坐在前头,周军和张强坐在后头。王玉凤回头对周军说:你不是饿了吗?仙浴湾离这儿远,把饼干吃了。 王玉凤想趁周军迷糊时干掉他。周军接过饼干一口一个,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块,但不仅没迷糊,而且来了精神,旧话重提,一路上关心起王兰的婚事来。周军对张强说:小张,叔在船上说的话你没忘吧?到地方咱爷俩得单挑一把,你要是赢了,说明你有保护兰兰的能力,不赢呢,你能明白叔说话的意思吧?

  王玉凤一听,认为机会来了,立刻附和道:对对,到了地方你爷俩单挑一把,看谁挑过谁。兰兰嫁不嫁张强今晚就决定。

  到了仙浴湾,天已经黑了。王玉凤执意要到情人岛上看一看,说上面有温泉,洗个澡解解乏。这时周军要喝水,王玉凤就把下有安眠药的矿泉水递给周军。接过矿泉水咕咚咚地连喝两口,周军说大连水苦,不好喝,顺手把矿泉水瓶扔了。

  王玉凤和周军边走边唠,仿佛又回到了谈情说爱的时光。就在这时,周军走路突然开始摇晃,身上也渐渐开始出汗,他脱下外套,随手递给王玉凤。王玉凤觉得机会来了,过了小桥她高声说:前面就是情人岛,温泉就在上面。咱们在这先吹吹风,呆会儿上去。 说完又悄悄走到张强身旁,小声对他说:我让你和周军单挑,趁机干掉他。

  在情人岛,周军、张强就在大坝上摔起跤来。第一局,在周军完全没准备的情况下,张强将周军摔倒。周军根本瞧不起张强,接下来的两局周军两次把张强摔倒,还兴奋地骑在张强身上。

  这时王玉凤对王兰说:还等啥?快拿石头砸他。 王兰开始不敢,被王玉凤骂了几句便抓起石头照着周军的后脑勺砸了两下,砸得周军两眼冒火花。这时,张强也趁机爬起来,抓起一块石头照着周军后脑勺开始砸。周军挨了砸,还以为是为了摔跤的事,抱着脑袋对王玉凤说:你看这俩孩子,我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也用不着这样。

  周军以为是开玩笑,张强下手则是真的。拿着石头的手接连砸了好多下,砸得周军晕头转向,有气无力地冲着王玉凤喊:玉凤啊,玉凤啊。说完一头栽在大坝石缝里。张强跑到坝下,见周军仍有呼吸,又照着周军的脑袋砸了几下。

  随后,王玉凤、张强、王兰捡些石头七手八脚地开始埋周军,埋得差不多了,三人便往回走。路上王玉凤告诉张强、王兰,将来警察问起这事就说周军自己在大连失踪了。然后王玉凤给杨华打电话,让他找辆车接她,并告诉张强和王兰,上车后要假装不认识她。

  在案件侦破的最开始,警方分析凶手有可能是陕西人。而在仙浴湾地区住有大量陕西务工人员,于是刑侦大队和仙浴湾派出所民警开展了大面积地毯式排查。在排查了1000多人后,出现了可疑人员。同在一个工棚的3个安康务工人员同时隐瞒了另一名同乡,后经调查得知此人以前从事过传销,因此隐瞒身份,逃避调查。最后,警方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可能,但侦查工作也陷入了僵局。

  此后,在大连的杨华也成为被调查对象。警方了解到,在3月20日,杨华曾回过仙浴湾老家一次,很有可能跟王玉凤联手将周军害死,于是警方开始传唤杨华。

  杨华说,3月20日中午和王玉凤打了一架,之后王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当晚杨华开始寻找王,王在电话里说,她在情人岛,天黑走不出去了,让杨找台车接她。杨于是委托母亲找到家族兄弟去情人岛将王接回家里。过了不久,王就又不见了,打来电话说已经回到了宁陕。

  正在警方疑惑时,杨华家族兄弟向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当晚去情人岛接杨华对象时,同时还拉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挺年轻。当时说跟王玉凤一样,到情人岛看风景,回来没车了,顺便搭接她的车出去。在杨华母亲家门口,两人说声谢谢就走了。根据体貌特征,这两人跟王兰及张强的照片吻合。

  多方线索结合,案情浮出水面,当警方询问王玉凤时,王曾表示这事我一人承担,言外之意还有别人,警方为这不打自招的话感到好笑。当王玉凤看到到案后的张强和王兰时便傻了眼,将作案经过全部交代。

  周军的哥哥是个心思较为缜密的人。周军再婚的每一步他都看在眼里,也提醒过周军,只可惜周军并没有听取哥哥的意见。

  周军说话办事偏激、不动脑。他说人到中年,要精力有精力,要经验有经验,经验就是本钱,所以找老婆应该就高不就低,不指望有成千上万的回头率,起码对得起观众。至于性格可以慢慢培养,慢慢改造,兜里有钱就中,物质决定上层建筑。周军和王玉凤结婚后开始张罗卖房子,让哥哥帮忙拿主意。哥哥又劝他,先别卖,等两人磨合一段时间再卖不迟,如果过不下去还有个落脚的地方。但周军根本听不进去。

  结果,周军和王玉凤结婚才几年就反目成仇,大打出手。但接到复合电话后,周军还是立马赶了过去。

  周军走后,哥哥扳着指头算弟弟去大连的时间,一个礼拜也没接到电话。感觉不妙的哥哥赶紧到宁陕县公安局报了警。(文中除办案人员外均为化名)

  ■狡猾手段作案后回到宁陕,王玉凤还跟周军哥哥和侄儿玩起游戏,用周军的手机分别给他们打了电话。等对方问话时她再把电话挂断,意思是告诉对方周军还活着,只是不想跟他们通话。

  周军说,房款全交给了王玉凤,王玉凤应该给钱。此外王玉凤的两个店铺周军出过力,财产应有他一半。王玉凤说,钱不能给,店不能动。

  周军隔三岔五找王玉凤要财产。王玉凤烦了,看到周军在街上烤香肠,一脚将炉子踢得翻了个个儿,又举手打了周军两耳光。

  周军造谣说王玉凤跟她女儿的前男友扯上了。后来又破窗而入住回了原来的房子。王玉凤远在大连,听女儿诉苦,气得不行。

  王玉凤从大连打电话,让周军过来帮着打点生意,谋划让女儿的男友张强杀死周军。周军以为王玉凤有心复合,匆匆赶来。

上一篇:是什么哪些股票代表创业板块
下一篇:截止2012年4月12日流通市值最小的10只A股股票分别是哪些? 市盈

主页 | 本港台手机同步开奖直播机看开奖 | 2018年六开彩开奖记录9 | 香港公益论坛开奖结果 | www.233449.com